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舟山市医院在线咨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9 06:12:1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舟山市医院在线咨询,宁波华美妇女医院人流费用,余姚打胎医院哪里最好,北仑专业打胎的医院,余姚做人流要花多少费用,北仑最好的做人流医院,宁波华美收费贵不阿

  

  从网上下载年轻女子图片,然后与陌生人搭讪,称女子是自己女儿,需要重新找一门亲事。内江市资中县51岁男子张某国,在重庆、资中、内江、安岳、雁江多地扮演慈父,专挑“农村剩男”家庭下手,替虚构的家中女儿相亲骗婚十余处,靠“彩礼”敛财10余万。同样的套路,铁打的骗局,流水的受害家庭,张某国交代自己本想骗到第一桶金后就收手,但13年过去,仍未收手。2017年2月14日,故技重施后,张某国正在重庆潼南与女朋友过情人节时,雁江警方将其抓获。

  老人急着为孙子征婚亲家自己送上门

  2016年12月9日下午,资中县龙结镇盐店村的黄和贵(化名)老人家中来了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,他由黄和贵的侄女引来,说是要给黄和贵的孙子介绍媳妇。

  家中孙子早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也曾托人四处说媒,可一直没什么好消息传来,如今“亲家”送上门来,黄和贵显得喜出望外,好酒好肉的招待起对方来。

  男子拿出一张样貌清秀、打扮朴实的女孩子照片给黄和贵看,并称这是自家大女儿,今年23岁,自己想给她重新找个适合结婚的男朋友。两人都是庄稼地里打滚的,话题自然聊到一处,慢慢熟络起来。男子自称叫张某国,他向黄和贵介绍了自家的情况,他说自家有两个女儿,妻子瘫痪多年后,几个月前才去世,现在最让他牵挂的就是大女儿的婚事。

  黄和贵对张某国口中所说的情况并未怀疑,一来他是侄女带来的,错不了。二来张某国谈及自己去世的妻子时声泪俱下,说到女儿的婚事更是忧心忡忡,黄和贵更觉得可以接下这门亲事。

  见照片中的“女儿”合对方心意后,张某国又开始倒起了苦水。他说,大女儿现在有一个男朋友,但是一个赌鬼,自己妻子去世后办丧事,拿给他买菜的钱都被他在街上输光了,结果空着手就回来了。张某国讲述时,不断地强调女儿和自己都想推掉这个男朋友,也表达对黄家孙子甚是满意。

  

  给了彩礼钱亲家就消失报警扯出10余案

  张某国说,女儿和现在的男友相处了一段时间,男方家庭在女儿身上花费了8400元,必须得退还才能取消这门婚事,拿不出这笔钱那过两天就直接带着2万块的彩礼上门提亲结婚了。“老婆刚过世不久,钱都花光了,8000多块钱我无力承担,希望尽快给女儿另外找户好人家,替我们还了这8400块钱,等到女儿出嫁时,就一分彩礼都不收了。”

  黄和贵觉得可行,立即从家里拿出了10000元,和张某国一道赶往张家龙结镇洞子村,准备把张某国的女儿为自己的孙子“抢”过来。

  黄和贵聘请司机粟某和张某国一同回了家,在洞子村一个三岔路口时,张某国向着不远处一家农屋指了指说,那就是自家房屋,现在大女儿的男朋友正在家中,如果黄和贵他们出现,怕把事情闹大,让他们先在路边等一等,自己拿着钱先去把女儿男朋友打发走,然后再请两位入门做客。

  张某国热情地说,女儿已经在家杀好了鸡等着庆祝解决了大麻烦,又可以很快找到一个好人家,张某国说自己和女儿真是遇到了好人才能脱身,说起这些,他就表现的异常激动,老泪纵横。黄和贵马上数出了9000块交给张某国,让他先去解决麻烦,自己跟着后面慢慢来。

  拿到钱的张某国快步疾走的往“家”的方向赶去,越走越快,上了小路。慢慢的就看不见人影了,等了一会以后,察觉到不对,去敲张某国的“家门”,才发现自己已经被骗了,那所谓的张某国家根本不认识这个人,只是他随意指的一间房屋。而张某国早就沿着山路逃之夭夭了,黄和贵立即报警。

  警方立案调查发现,2016年11月28日、12月31日,张某国用相似的手法先后在雁江区保和镇和丹山镇作案两起,涉案金额分别为10500元和3000元。截止记者截稿时,雁江警方已确定张某国靠同一“招式”在重庆、内江、安岳、资中、雁江等地流窜作案骗婚10余处,每次诈骗金额几千到一万不等,涉案金额10余万元。

  

  他和女朋友过完情人节被抓曾多次入狱

  2017年2月13日晚,雁江警方锁定,张某国正在重庆潼南余35岁的女朋友过情人节,便准备对其实施抓捕。“确定身份后,发现她女朋友在炖猪蹄和他过节,从不干农活的他,一个人在给女朋友家干农活。”办案民警说,布控民警决定等两人过完节实施抓捕,“抓捕民警守了一个通宵,14日下午才实施抓捕。”

  警方调查发现,1990年,张某国因犯盗窃罪、传授犯罪方法罪被处有期徒刑9年。刑满释放后,在家务农,一次偶然的机会替人作媒得了120元的红包,感觉在农村婚介市场不小,来钱容易,便想到用骗婚的方式获利。好景不长,2003年8月因诈骗罪被眉山市劳教所劳教一年九个月,2010年因诈骗罪被内江市东兴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,2013年在安岳犯诈骗罪再次入狱。出狱不久,2016年他再次犯事。

  民警介绍,张某国每次得手后,从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,也不住旅馆,而沿着山路步行回住处,躲过风声再出现。

  面对记者的采访,张某国对自己的犯罪事实娓娓道来,他说自己有一个小目标,准备等骗够了第一桶金就收手创业,不再行骗,“我也不确定自己第一桶金到底是多少钱。”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宁波华美妇女医院有是什么样子